// 中神讲座

基因編輯嬰兒 - 答問篇 II

  • 25
  • 0
  • 0
  • 00:12:50
如果基因編輯繼續發展下去, 兩三百年內把所有技術性問題改良和解決了, 如果我想我的兒子聰明, 那便放一些聰明的基因進去、 若然我想他是個運動健將, 就把數個運動基因放進去、 我又想他將來年紀老了不受糖尿病的影響, 沒有高血壓等, 我又放一些健康和好的基因進去, 那有甚麼的問題呢?
 

既然基因編輯的潛在影響可能要很久才可發現, 效果可能要數十年才出現, 倫理委員會可如何實踐, 要等待多久才可把基因编輯應用在人的身上?

如果説到今次可以不受HIV感染的個案, 成本是否很高?

還記得我讀大學的時候, 教我分子生物的教授也相信進化論的, 他教的實驗回頭再看, 是一個非常簡單的實驗, 他們把一種生物的基因拿出來放進細菌裏, 那時他說:「你們看看, 這背後的影響是相當的大的, 人能運作是因為很多人的蛋白質有很多化學作用, 而在運行中, 這些蛋白質有能耐把基因編碼改了, 讓蛋白質的運作更順暢。 過了數十年的現在, 人能改變自己的基因, 需然現在我們仍面對問題, 如off-target, 但如果繼續發展下去, 兩三百年內把所有技術性問題改良和解決了, 如果我想我的兒子聰明, 那便放一些聰明的基因進去、 若然我想他是個運動健將, 就把數個運動基因放進去、 我又想他將來年紀老了不受糖尿病的影響, 沒有高血壓等, 我又放一些健康和好的基因進去, 那有甚麼的問題呢? 即使從神學或是倫理角度, 那有甚麼問題呢?

現實上我們現在也是在做同樣的事情, 我想我的兒子好些, 我的女兒漂亮些, 現在我們只是很多時候恨鐵不成鋼, 但在300年後的人, 他們可以了, 也就是說人生命的目的不是讓自己個人去成全, 而是讓下一代人去達成。 我準備好所有適當和好的基因, 讓他跑步快如閃電, 讀書聰明像愛因斯坦 , 如果是製造了這樣的人出來, 我的兒女就滿足了 一個所謂我認為美好的人生, 贏在起跑線了 , 那有甚麼的問題呢?

  • 徐国荣 博士

    徐國榮於八五年在香港中文大學畢業後曾任教中學六年,蒙神呼召重返中大開展基因研究,九五年獲授博士學位。兩年後獲聘為醫學院助理教授,七年內晉升為教授。他熱愛神學,在播道神學院修畢神學文憑後,現為中國神學研究院基督教研究碩士學生。



  • 楊錫鏘 牧師

    楊錫鏘牧師早年畢業於香港大學,獲內外全科醫學士學位,於1973-78年間為香港執業醫生。其後赴加拿大維真學院進修神學,獲基督教研究碩士學位。1980年加入本院教學事奉的行列;1998年兼負校牧一職。

    楊牧師精於聖經原文研究及釋經。他深受欣賞的是結合嚴謹的釋經與屬靈的光照。他的負擔是為華人教會領袖提供聖經教導的訓練,認為學識必須與生命結合,神學生除了要打好原文釋經的基礎外,還須學習解開經文的活潑信息,並 且把神的道實踐出來。身為校牧,他特別關心同學靈命的培育和成長,因為事奉的質素繫於生命的內涵。

    近期著作有《迎向苦難的呼召》(合著)、《回歸——聖言之召喚》、《回歸——聖言之陶造》、《回歸——聖言之導引》及《召命——以生命回答神的召喚》。

    楊牧師亦是香港靈光中文堂的顧問牧師。



0 评论 0 分享

Post comment as a guest

0
  • 暂时没有评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