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/ 答問部分

基因編輯嬰兒 - 答問篇 III

  • 32
  • 0
  • 0
  • 00:13:23
 

人從聖經的角度裏, 治理和管理的這事情是否適用於人呢? 聖經裏面所說的管理這地, 管理空中的飛鳥...等等, 包不包括人呢?

我不太清楚以現在技術的走向能否有一天使人有不死之身, 如更改了基因或各方面的需要, 使衰老的基因也沒有了, 成為不死! 又或者像電影似的 , 我將思想移植到一個沒本身沒有思想的身體當中 , 使之成為一個可擁有永生的人? 萬一這情況出的時候, 那是否我們需要重新把聖經對死亡的定義, 還是我們現在就要限制對聖經對死亡的了解, 死亡就只是遠離上帝, 而不是限制於生命的延續? 兩個問題, 第一就是有沒有這可能性, 在技術上在人的本體上使人成為永生, 或是以思想移植到一個被「種」出來的身體而成為永生? 如果是這樣的話, 便有可能影響到我們今天對聖經死亡需要重新定義, 又或者今天我們要把死亡重新定義?

詩篇139篇説到:「我的肺腑是祢所做的」, 當基因編輯的技術越來越成熟的時候, 會否和這經文有違背?

如果物質秩序是好的, 人的高矮肥瘦都是神美好的創造, 那麼如何理解那些天生有缺憾需要醫治的, 有很多病是以前沒有發現的, 例如自閉症等等, 是否需要醫治?

  • 徐國榮 博士

    徐國榮於八五年在香港中文大學畢業後曾任教中學六年,蒙神呼召重返中大開展基因研究,九五年獲授博士學位。兩年後獲聘為醫學院助理教授,七年內晉升為教授。他熱愛神學,在播道神學院修畢神學文憑後,現為中國神學研究院基督教研究碩士學生。



  • 楊錫鏘 牧師

    楊錫鏘牧師早年畢業於香港大學,獲內外全科醫學士學位,於1973-78年間為香港執業醫生。其後赴加拿大維真學院進修神學,獲基督教研究碩士學位。1980年加入本院教學事奉的行列;1998年兼負校牧一職。

    楊牧師精於聖經原文研究及釋經。他深受欣賞的是結合嚴謹的釋經與屬靈的光照。他的負擔是為華人教會領袖提供聖經教導的訓練,認為學識必須與生命結合,神學生除了要打好原文釋經的基礎外,還須學習解開經文的活潑信息,並 且把神的道實踐出來。身為校牧,他特別關心同學靈命的培育和成長,因為事奉的質素繫於生命的內涵。

    近期著作有《迎向苦難的呼召》(合著)、《回歸——聖言之召喚》、《回歸——聖言之陶造》、《回歸——聖言之導引》及《召命——以生命回答神的召喚》。

    楊牧師亦是香港靈光中文堂的顧問牧師。



0 Comments 0 Shares

Post comment as a guest

0
  • No comments fou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