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/ 故事分享

上司下屬兩面睇 (一)

  • 0
  • 0
  • 00:11:09
在職場的對壘中,誰是我的敵人呢?被負面情緒籠罩,看不到怎樣走下去,於是我會想到甚麼出路呢?就是...
 

大家好!我是一個稅務顧問,係會計師樓工作,主要是幫客戶報稅。 

下屬是怎樣睇上司的呢?我覺得上司和下屬的權力並不對等。上司的權力比我大,他有權叫我做甚麼就做甚麼。好在!我服從性強,一向順服上司。不過,凡事有例外,今日我要講一個跟上司「強烈溝通、句句撐到行」的故事。職場的人際關係錯綜複雜,讓我首先交代一下背景。

我公司有兩個老闆,大老闆做事爽快,正常每份文件看一兩次就可以搞定出街;但二當家就不同,他有一個習慣,就是每份文件若有錯,一不順眼,就發還給下屬修正,改好了他才繼續看下去。換句話說,一份文件有10頁,他看到第2頁發現有錯就不看餘下那8頁,發還給你修改,改完,才看下去。更嚴重的是,因為他分開數次去看,不是一氣呵成,往往看到後半部又覺得之前所修改的並不正確,有前言不對後語的,於是「打倒昨日的我」,又將前半部大幅修改,平白無辜耗用了額外的時間修改,因此一份文件起碼要改5、6次才可以搞定出街。 對於他這一貫的做法,我一直耿耿於懷,覺得他是狡猾、慳自己時間、欺凌下屬。但擬於權力不對等,我只能啞忍,忍氣吞聲,敢怒不敢言。

交代完背景,我邀請大家進入我的故事。有個客戶被辭退,他收到一筆可觀的遣散費,委託我們分析是否全數都要繳納薪俸稅。香港報稅主要有兩大範疇:個人薪俸稅公司利得稅。大部份從事稅務工作的人,都是熟悉公司利得稅的。而我因為工作首三年都是專注做個人薪俸稅,之後才調職做利得稅,所以兩套稅法我都熟,薪俸稅更加是強項!每次當我做薪俸稅的工作時,我就充滿信心。正因如此就出事喇!這樣我和上司之間的權力差距縮窄了,甚至乎我認為自己比他更優勝───薪俸稅,我比他強!

當我接到這個工作時,適逢那時非常忙,很想快些完成這份分析報告,不想修改多次。因此我這次改變一向的做法;平時我會寫好份分析報告的初稿,交給他,然後給他改5、6、7次。今次我刻意先寫大綱,先跟上司討論,等他同意,然後才交初稿,希望可以修改一兩次就搞定出街。然而,上司可沒有給我輕易扭轉他一貫的做法。一如以往,他根本無心和我討論大綱,他不過求其敷衍我,一定要我寫完整份分析報告初稿,還是要我改第二次、第三次、第四次,一切依舊。

而個衝突位就是當我交了初稿,他說他看不明白我是怎樣得出「要交稅」這個結論,實情是他另有相反的結論,認為結論是「不用交稅」。 然而,我是很用心做這份分析報告的,也很滿意自己的分析,非常不同意上司相反的結論。我一直討厭他整天要我們改東改西,今次仲要話我的結論錯。因此我憤怒了,跟他針鋒相對,句句頂到行,臉紅耳熱;他都很嬲,措詞強硬。到我修改第二次、第三次時,我感到深深不忿,誓要證明他的看法是錯的。我於是額外花時間去查找幾個法庭的判例,一心要藉此拗贏他。當時我已經不理會要做好這份分析報告,而是一心要勝過上司,平時職場行者就是要跟隨耶穌,但這次我只想證明他是錯誤的。我不可以輸給他!

我覺得上司無道理,激動我憑血氣回應:他的分析結論是錯的,我才對!他是狡猾,我是正義的;是我包容他的!尤其心底裡積存了不少苦毒,內心非常怨恨,越想越氣憤,自自然然流露對抗的態度,你做初一,我豈能不反擊嗎?

這裡我第一個信仰反省:「我是對的」 這份渴求,是那麼容易變成自以為義和傲慢。當提升到敵我分明、誓要扳倒對方的層次,我不禁想:在職場的對壘中,誰是我的敵人呢?原來真正的「敵人」並非眼前那位與我有不同看法、不同判斷的人;原來敵人並不在「外面」,而在「裡面」───真正與我為敵的,其實是我內心好鬥和自以為義的罪性。

故事還沒有完!除了這份分析報告之外,我還有好多工作要跟那位上司合作的。但自從那次激辯之後,上司再沒有跟我說過半句話,雙方好似情侶的進入冷戰期。他不再同我說話,大大小小的工作也不再給予任何指示,於是我每份task都要猜度他的心意,覺得好痛苦。

那段日子我好像跌落深坑,鬱鬱不歡,又失眠!原來職場人際關係可以令人好困擾,我一直被負面的情緒困住。

被負面情緒籠罩,看不到怎樣走下去,於是我會想到甚麼出路呢?就是辭職不做!逃避其實沒有解決問題,但逃避是人自然的傾向。既然上司無道理,我怎樣生存呢?唯有辭職才是最強而有力的反擊方法。 更深一層的反省是:逃避會化妝以另一個姿態出現,就是當工作不理想時,我會游說自己:我的召命是甚麼呢? 一定不是我現在的工作!既然如此,還留在這裡虛耗人生?走為上著!

其實問題的根源不是召命,而是跟上司不咬弦,不想承認自己的軟弱,不想面對。但上帝卻以不同的人和事一次又一次的告訴我,要堅持!那時,我聽到同學的生命故事,題目「是職場怒」,她是一位老師 ,身處環境很困難,教育沒果效,學生使他怒火不息,我聽完她故事,最觸動我的是「堅持」二字, 咬緊牙關,走下去!
我定期探訪社區一些清潔工友,有一次去探訪時, 有工友對我說,他為生存要有兩份工作,夜晚在街市清潔至十一點後才回家晚飯和沖涼, 早上五點又起身返工。聽後立即感到自己嬌生慣養, 小小一啖氣吞不下, 便要辭職不幹, 感到慚愧。

最終我沒有辭職。事件過了幾個月,道氣過了,雙方都扮得若無其事地寒暄。多謝大家和我一起回顧這件事。如果我跳不出來,可能劇本就只會再一次上演,不停地重複,一樣的收場。回顧這一次的經驗,成為我的智慧,思考要怎樣做一個合神心意的下屬好呢?!

  • 游展鴻



0 Comments 0 Shares

Post comment as a guest

0
  • No comments found